美国最著名的教育哲学家约翰·杜威的教育影响

 美国最著名的教育哲学家约翰·杜威在佛蒙特州的农村长大,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密歇根、芝加哥和哥伦比亚大学任教

杜威是进步教育的创始人和主要哲学家之一,这是19世纪末和20世纪一场重要的学校改革运动,强调满足整个儿童的需要——身体、社会、情感和智力。

除了致力于发展一种新的教育哲学之外,杜威与查尔斯·桑德斯·皮尔斯和威廉·詹姆斯一起,创造了一种独特的美国哲学方法——实用主义。

 杜威在1894年加入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教职时发展了他的教育哲学,并在其职责中增加了一个教育学系。

在妻子爱丽丝的帮助下,他创办了该大学的实验学校,以科学地检验他改善学校教育的想法。

作为一位深受英国自然主义者达尔文思想影响的哲学家,杜威认为,在后达尔文主义世界里,再也不可能把生命想象成朝着固定目标前进的过程。

他对达尔文《物种起源》(1859)的解读使他相信,生命中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或生长(杜威更喜欢这个词)。

因此,杜威认为,正规教育的目的并不是让孩子为任何固定的目标做好准备,而是让学校致力于鼓励孩子成长,让他们在未来面临的不确定的未来继续成长和发展。

童年不仅仅是成年的前奏;它是一个发展的阶段,本身就很重要和有价值。因此,学校教育应以满足儿童的需要为基础,而不是仅仅努力使他们为成年做好准备。

 杜威责怪当代学校把孩子看作是装满知识内容的空容器。学校把学生当作被动的学习者。

杜威认为,孩子天生就有好奇心,在校外通过活动学习。他们带着许多兴趣来到学校,他在1899年出版的《学校与社会》一书中将他们归类为“对交谈或交流的兴趣;对探究或发现事物的兴趣;对制造事物或建筑的兴趣;对艺术表达的兴趣”。

他认为这些是“自然资源,未投资的资本,这取决于孩子的积极成长”(1956年,第47-48页)。

杜威认为,教师的作用不仅仅是给学生表达这些冲动的自由,而是引导他们走向所需的学习。正如他在1902年的著作《孩子与课程》中所指出的,这不会忽视传统学习。

它必须恢复到被抽象出来的经验。它需要被心理化;……转化为直接的个体体验,在这种体验中,它有其起源和意义”(1956年,第22页)。因此,进步教师应根据学生的兴趣和儿童应掌握的学科知识,制定课程。

影响 杜威是他那个时代最重要的教育思想家,他影响了一个世纪的教育讨论。

他的追随者们把他的思想带到了许多方面。

杜威的门徒,尤其是威廉·赫德·基尔帕特里克,强调了杜威哲学的一个部分——需要吸引孩子的自然兴趣——而忽视了传统研究领域的重要性。

对基尔帕特里克来说,主题并不重要。此外,杜威的一些追随者还扩展了依靠孩子天生的好奇心和兴趣来定义高年级和中学课程的想法。

这与杜威的哲学相冲突:“新教育有可能以一种过于正式和空洞的方式接受发展的理念…。

发展并不意味着从头脑中得到什么。它是一种经验的发展……变成真正想要的经验…。

需要什么样的新经验,除非对以成人知识为目标的发展有一定的理解,否则是无法判断的”(1956a,p.19)。杜威坚持认为,对传统学科的研究很重要,因为“它们代表着开启……社会资本的钥匙,而社会资本不可能发挥……有限的个人经验的作用”(1956年b月,第111页)。

 杜威确实同意基尔帕特里克的观点,即教育的最终目标之一必须是社会改革。

对杜威来说,理想的社会是完全民主的,学校应该被组织成一个“雏形社区”…。

当学校把“孩子”引入这样一个小社区,用服务的精神浸透……[他们],并为……[他们]提供有效自我指导的工具时,我们将拥有一个有价值、可爱和和谐的更大社会的最深刻和最好的保证”(1956年b月,第29页)。

在大萧条时期,进步主义的社会改革冲动越来越多地转变为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而资本主义制度正是经济灾难的罪魁祸首。

这反过来又助长了二战后反共产主义时期对进步教育的强烈反应。

此外,在20世纪50年代,进步教育越来越多地被指责为美国学生的学术缺陷。

在这样的背景下,杜威的名声逐渐衰退。建立严格标准的运动始于里根政府1983年的报告《一个处于危险中的国家》,该报告认为杜威的观点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有害的。

各州加入了一个运动,以建立知识标准和一个严格的测试时间表,看孩子们是否符合这些标准。

教师们越来越多地接受考试的教育,这是一个忽视杜威依赖孩子们天生的好奇心和兴趣的教育项目。

虽然杜威教育哲学的扭曲版本削弱了课程,特别是在中学,但对杜威希望建立的各类学校的正确理解仍然被持不同意见的少数人视为相关,他们认为学校需要满足儿童更广泛的需要和利益。 另见:儿童发展史的概念;教育,美国。

 参考文献 克鲁明,劳伦斯A。1962年。学校转型:1876-1957年美国教育中的进步主义。

纽约:阿尔弗雷德·A·诺普夫。 克鲁明,劳伦斯A.1988。美国教育:大都会经验,1876-1890年。纽约:哈珀和罗。

杜威,约翰。1938年。经验和教育。

纽约:麦克米兰。 杜威,约翰。1954年[1910年]。

达尔文主义对哲学的影响〉,《美国思想:从内战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佩里·米勒主编。

纽约:仁爱。 杜威,约翰。1956a[1902]。孩子和课程。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

杜威,约翰。1956年b[1899]。学校和社会。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 杜威,约翰。

1966年[1916]。民主与教育:教育哲学导论。纽约:新闻自由。

杜威,约翰。1967-1972年。早期作品,1882-1898,5卷。卡本代尔:南伊利诺伊大学出版社。

杜威,约翰。1976-1983年。中间作品,1899-1924年,15卷,编辑乔安博伊斯顿。卡本代尔:南伊利诺伊大学出版社。

杜威,约翰。1981-1990年。后来的作品,1925-1953年,17卷,编辑乔安博伊斯顿。卡本代尔:南伊利诺伊大学出版社。

《教育学家》

免责声明:所载信息内容来源网络,如果有侵权之处联系我们删除。信息仅供参考,采用后的结果我们不承担任何责任。
Copyright © 2014 - 2020 世界名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